学问文库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开启左侧

陆犯焉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21 21: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书阅读:陆犯焉识
陆犯焉识[书名]:陆犯焉识
[作者]:[美]严歌苓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8
[页数]:461 页
[定价]:33.0
[图书格式]:平装
[书号ISBN]:9787506390514
[评分]:9.3 分
反馈信息/纠错举报


内容简介
陆焉识本是上海大户人家才子+公子型的少爷,聪慧而倜傥,会多国语言,也会讨女人喜欢。父亲去世后,年轻无嗣的继母冯仪芳为了巩固其在家族中的地位,软硬兼施地使他娶了自己的娘家侄女冯婉喻。没有爱情的陆焉识很快出国留学,在美国华盛顿毫无愧意地过了几年花花公子的自由生活。毕业回国后的陆焉识博士开始了风流得意的大学教授生活,也开始了在风情而精明的继母和温婉而坚韧的妻子夹缝间尴尬的家庭生活。
五十年代,陆焉识因其出身、更因其不谙世事的张扬激越而成为"”反革命“”, 在历次运动中,其迂腐可笑的书生气使他的刑期一次次延长,直至被判为无期。这位智商超群的留美博士由此揣着极高的学识在西北大荒草漠上改造了二十年。精神的匮乏、政治的严苛、犯人间的相互围猎与倾轧,终使他身上满布的旧时代文人华贵的自尊凋谢成一地碎片。枯寂中对繁华半生的反刍,使他确认了内心对婉喻的深爱。婉喻曾是他寡味的开端,却在回忆里成为他完美的归宿。
“文革”“结束后,饱经思念的陆焉识和冯婉喻终于可以团聚,然而回到上海家中的陆焉识却发现岁月和政治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他再也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位置:一生沉沦、终成俗庸小市民的儿子一直排斥和利用他,才貌俱佳、终成大龄剩女的小女儿对他爱怨纠结,态度几经转变,唯一苦苦等待他归来的婉喻却在他到家前突然失忆。
2014年5月16日,改编自《陆犯焉识》的尾点的剧情文艺电影《归来》上映,由张艺谋执导,陈道明、巩俐、张慧雯等主演。 [23]  2020年11月27日,改编自《陆犯焉识》的剧情电影《一秒钟》上映,由张艺谋执导,张译、刘浩存领衔主演。

作者简介
严歌苓,著名旅美女作家、好莱坞专业编剧。代表作有:长篇小说《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一个女人的史诗》《扶桑》《人寰》《雌性的草地》等。短篇小说《天浴》《少女小渔》《女房东》等。中篇小说《金陵十三钗》《白蛇》《谁家有女初长成》等。作品被翻译成英、法、荷、西、日等多国文字。 多部作品被拍成电影或电视剧,最近几年的有《一个女人的史诗》《小姨多鹤》等。

图书目录
引子
场部礼堂的电影
欧米茄
恩娘
加工队   
梁葫芦
场部礼堂
电影
监狱门诊部
出逃
冯婉喻
逃犯
通缉令
长途电话
上海1936
上海1963
重庆女子
自首之后
还乡
绝食
颖花儿妈
美好离婚
二十岁的鱼
忏悔
王子来了
知青小邢
第二只靴子
夜审
万人大会
探监
青海来信
回上海
“伊是啥人?”
老佣
相认
婉喻的炮楼
中秋
浪子
文档免费下载使用说明:
1: 本站所有word ppt pdf文档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或WPS或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ZIP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学问文库文档现活动期间会员每日免费下载1次,其余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学问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用户上传分享的文档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1-21 21: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介绍

陆焉识
陆焉识1907年出生于上海的富贵人家,青少年时期家境富裕,生活优渥。1928年去美国留学,在美留学的五年里过着花花公子般的生活。视野开阔、兴趣广泛,且没有耽于学业,“二十四岁的陆焉识披上了博士袍、戴上了方帽子。”回国后由于种种原因开始了颠沛流离风雨漂泊的坎坷半生。
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军阀混战,战争烟云笼罩着整个上海滩,学术圈也掀起了“左右”的争论,作为某大学的教授,一名知识分子本无意加入任何阵营,但还是被裹挟其中,这也为日后埋下了隐患。战争的来临,他不得已跟随学校搬迁,前往重庆。满腹经纶的陆教授坚持自由主义、民主主义,在无教科书的情况下,用自己记忆里的教科书来授课。陆焉识的这些做法没有错,错的是处在一个敏感的政治环境中,违背了“所有教员的教案必须报批,不经批准的教案是犯规教学”;错在政治恐怖时期,本应谨慎言语、小心行事的他却发文讽刺当时官员的做法,这为他招来了第一次牢狱之灾。1945年返回上海后,此时的上海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掠夺”。陆焉识因被捕过丢失了工作,雪上加霜的是家里的房子又被政府腐败官员勾结的青红帮给霸占。战争把他“变成了这么个肯服软、不吃眼前亏、拿热脸去贴人冷屁股的人了”,让一个精通四国语言的留美博士变成了一个没用场的人。社会悲剧造成个人悲剧,此时的陆焉识无力挣扎,满腹失望。他清醒的认识到当前的形势不可改变,唯一可以调动的是手中的笔杆,企图掩耳盗铃式的一吐为快,却一次次栽在笔杆下。
20世纪50年代初,陆焉识以“反革命”的名头被关进监狱,判了死刑,在妻子婉喻用尽尊严的帮助下改判为无期。在漫长的二十多年的劳改中,将一个知识分子磨去了棱角,不敢妄谈一切,连尊严一并丢弃在西北的劳改场中。活着成了生命的动力,自由早已离去。陆焉识变得胆小甚微,生怕一点点的过失为自己招来臭骂、戴纸镣铐、罚跪或者罚饭(在1961年的西北荒漠中,不惜去吃冒领的死人口粮,饥饿让罚饭仅次于死刑),无论哪种惩罚对一个心高气傲的知识分子来讲都代表着屈辱,然而他却变得麻木。
因为自己“反革命”的罪行,除了妻子,孩子都在尽量远离他,与他划清界限,陆焉识甚至成了孩子们口中给他们带来一身麻烦的“老头子”。政治环境的压迫让陆焉识的子女心惊胆战,甚至羞于承认自己有父亲。因为父亲,小女儿一直未嫁成为大家嘲笑的“老姑娘”,儿子失去了心中的挚爱。陆焉识被释放后,他已经不敢冒然回家。社会和时代的悲剧,剥夺了陆焉识身上的一切,他的坎坷不幸成为悲剧冲突的表现。特殊的时期和政治环境造成了陆焉识不可避免的磨难,所以他的性格注定了他不能独善其身。作者对这些悲剧冲突的处理和环境的铺垫,使小说读起来更增一分悲凉意蕴。
在重庆期间,陆焉识认识了重庆女子韩念痕。陆焉识对韩念痕生出激情之爱,韩念痕也爱上了这位才子。韩念痕的爱热烈、勇敢,两个人在精神上契合,这种自主的恋爱让陆焉识欲罢不能,但是又做不到抛妻弃子。敢爱敢恨的韩念痕最后退出了这份爱情。她是聪明的,为爱情心甘情愿的付出,在这无望的爱情中挣扎过后去寻求自己的生活,但也从侧面说明这是爱而不得的悲剧。
在陆焉识以“反革命”为由被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后,婉喻对陆焉识的爱始终没变,她敬仰、爱慕丈夫,按时去看望,不管多远的路程,并且倾其所有带上给他的补品。“婉喻的十根手指尖都被螃蟹蛰烂了,皮肤被微咸的汁水腌泡得死白而多皱,每一个蟹爪尖,无论怎样难抠嗤的犄角旮旯,婉喻都不放过,不舍得浪费一丝一毫的蟹肉。”婉喻的爱细致、体贴、勇敢、平静,她努力地做好一个妻子,付出自己的爱。然而,陆焉识对这个以传统的方式得来的妻子仍然没有爱。此时的陆焉识尚且不知他的“死刑”改判为“无期”,是因为妻子对自己爱得太深沉、不惜放弃自己的尊严和身子换来的。婉喻的爱是在个人悲剧的铺垫下步步迸发。
在西北荒漠,陆焉识回忆往事,想起婉喻的种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妻子,只是爱而不知。他在自己的脑海中为婉喻写了一封封倾诉感情的信,爱情此时成为他的信念。在没有尽头的改造中,陆焉识策划了出逃。他逃跑的目的是为了去婉喻的面前,告诉她,自己是爱她的。然而终究还是没有站到婉喻的面前说出,只是远远的观望。自首后的陆焉识,为了婉喻和孩子的前途,结束了和婉喻的婚姻关系。社会悲剧造成的爱情悲剧,让陆焉识明白此时他所能给予婉喻的爱是离婚。婉喻多年的爱等到了回应,悲剧的结局却包含着温暖。
当释放后的陆焉识回到婉喻身边时,婉喻却失忆了,她已经认不清眼前的男人就是曾经自己深爱的丈夫,但内心还在一直等待陆焉识的归来,即使在婉喻临终时刻她还在固执的守着记忆等待。陆焉识归来后所做的一切,似乎是一场爱的徒劳,任何表象已经失去了意义,陆焉识已成为婉喻内心刻骨铭心的爱。这种两人大团圆式爱情结局,散发出一股悲凉和无奈。悲剧冲突的处理凸显了这部小说的悲剧意识,也包含了另外一种意义,肯定了爱情的存在。 [25]
主人公陆焉识身上寄托了作者对知识分子的想象——正直、善良却又不失圆润与聪慧。他身上有着旧时代文人浓郁的华贵气息,自尊与自傲是其捍卫自由的精神底线。而他的自尊与原则却与他所置身的社会与政治环境间出现了抵触。作为一个文人,他处处以自己的原则作为行事的指南,不论是在国外求学的华盛顿,还是在国内教书的重庆、上海,外界强加的政治导向对他丝毫没有约束力,他依然在严苛的政治环境中坚守着自己的处世原则与人格独立。即使在重庆教书期间因为“政治觉悟”问题曾被当局拘禁而度过了几年囚徒生活,他在释放后依然坚持己见毫不动摇。终于,在更大的政治风波中,他作为“反革命”而被判无期徒刑,在西北大荒漠进行了长达20年的劳动改造。残酷的改造岁月让他身上曾有的自尊褪去,他通过伪装成哑巴一次次从生命的绝境中逃生。改造过程不仅仅是对他身体的摧残,更是对心灵的磨砺。他的高调与激越在精神的贫瘠地上日渐萎缩,直至最终湮没。 [8]
冯婉喻
冯婉喻是一个从不要求关注,也从不主动索取,稍微得到一点关爱便受宠若惊的楚楚可怜的天使形象。她在丈夫眼中是标准的贤妻,在子女心中是纯洁的圣母。虽然她的婚姻是被姑母一手安排,但所嫁却是她崇拜已久甚至奉为神明一般的人物。作者是这样描写她对丈夫陆焉识的爱的:“一个人到了连另一个人的体嗅都认得出、都着迷的程度,那就爱得无以复加了,爱得成了兽,成了畜。”可见,冯婉喻和概念化的“贤妻良母”形象的一个最大的不同,在于她的一切忍耐、一切牺牲、一切顺从都主要是出于对丈夫满满的爱和崇拜,而不仅仅是在传统的伦理道德的约束下完成自己的本分。她冒着向婆婆造反的危险卖掉结婚时婆婆送给自己的首饰祖母绿,而给丈夫买了一块欧米茄手表。她为了给在监狱服刑的丈夫补充营养,宁可自己和孩子只吃大白菜,也要把大半个月的工资用来买螃蟹给丈夫送到监狱,剥螃蟹时“十根手指尖都被蟹蛰烂了。”她就是这样爱成了兽,爱成了畜。这种卑微的爱使她失去了主体性意识,她一切都听丈夫的,要么就是听婆婆的,年老了还要听子女的。她几乎是唯一自主选择做的一件事却依然是为了丈夫——用自己的肉体和戴同志交易来换取丈夫被判死刑的一线生机。故事发展到这里,完美的天使形象仿佛受到了质的破坏。其实这种“破坏”的种子在之前作者反复描写婉喻的眼神时就已经种下了。“她偶然的那些小水妖般的风情流盼才珍奇,才宛若神鬼附体。她其实是摸不着底的”,“藏在深闺里的女子把所有的能量都浓缩凝聚在这一瞥目光里了。长年累月被压制被禁锢的,是变本加厉的释放。那一瞥目光里有个好大胆子的冯婉喻。”这个大胆的冯婉喻,不再是作为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所描述的他者和男人的附属体所存在,而是有着强烈的自我意识、有表达自我欲求的冲动、有自我决定权的一个冯婉喻。
婉喻的主体性意识的觉醒主要开始于恩娘去世之后。她独自挑起了养家的重担,为了多挣点钱而同时带五六门课,并在一年半内便通过了俄语考试,只不过为了打发学习的愁烦而吸了无数根烟。那时的她从不对孩子讲起自己的含辛茹苦,也从不抱怨丈夫使自己落入怎样的悲惨境地,一切事情都由她自己做主,包括是否要出卖身体来换取丈夫的性命。如果说这个阶段婉喻主体性意识的凸显是压抑的,且是被环境所迫的,那么她失忆之后的自主意识和自主行为则是无拘无束、完全释放的了。失忆之后的冯婉喻性格大变,一改完全顺从于丈夫和子女的本性,主体意识得到完全的释放。她仿佛变了一个人,会为了反抗“包办婚姻”而把女儿重重摔倒在地,会毫无顾忌地对自己不喜欢的人或事破口大骂,甚至会坚持裸体出行。冯婉喻被婆婆、被家务、被生儿育女、被常年与丈夫两地分离的命运压抑一生,终于在晚年获得了“自由”,可惜这种自由只能以一种病态的方式呈现。 [9]
冯仪芳
恩娘冯仪芳是主人公陆焉识的继母,嫁到陆家八个月后丈夫就去世了,面临着被驱逐出夫家的困境。然而她用自己的看家本领——眼泪博得了继子的同情,改写了自己被遣送回娘家的命运,成为这个坐落在上海的大户人家的一家之主。她以慈母形象自居,处处表现出对继子焉识的关爱有加,大到为了支持他去美国留学而独自撑起一个家,小到把一盘菜的菜心单独留出来,当着全家人的面推到焉识的面前。然而这种关爱毕竟不同于亲生母亲的关爱,其中难免掺杂许多微妙的复杂成分。“焉识知道他此刻的身份是多重的,是继子、侄女婿,最重要的,是这个孤寡女人唯一的男性伴侣。他不在乎恩娘那一眼多么媚,多么抹杀辈分甚至体统。恩娘暗中想在他身上索取什么就索取什么吧……”恩娘是一个想要“索取”的恩娘,这和传统观念中逆来顺受、任劳任怨、只求付出不求回报的慈母形象相去甚远。而这种“索取”精神恰恰是她具有主体性意识的体现。
恩娘要索取的,首先是继子的同情与关注。她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痛苦寂寞的可怜女人。她以自己年轻守寡的悲惨命运为筹码,以大把的眼泪和美好的哭相为武器,来要挟继子对她偏爱有加,不能和她这样可怜的连亲生子女都没有的女人讲什么公平不公平。她无法忍受“多少温爱也填不满的寂寞”,她要主动地向人求关爱。其次,是同儿媳相竞争比较而得出的成就感。“恩娘事事要跟婉喻比,事事要占婉喻的上风。”从一件布料到底给谁做衣服开始,到追究祖母绿的下落,再到委婉地逼迫婉喻和丈夫两地分居,恩娘不能忍受婉喻有自己独立的选择与判断,事事都要经过她的裁判与抉择。恩娘多年来被压抑的主体性意识在婉喻身上得到了充足的体现。
除此之外,恩娘还要索取自己在陆家的稳固地位。恩娘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能干的女人,她深信陆家在她这个能干媳妇的管理下定会蒸蒸日上,至少也不会败落。她安排自己的亲生侄女嫁给继子,作为继子出国留学的条件,是为了巩固自己在陆家的地位。当陆家的房子要被政府收走时,恩娘重病卧床不起,充满挫败感,不明白殷实强大的陆家为何会毁于她这个能干儿媳的手里。恩娘的种种“索取”,本质上是一个被压抑被损害的女性通过各类正当或非正当的方式表达自己正常的内在心理欲求的一种表现,是她试图在一个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世界中奋力挣扎,甚至通过不惜伤害和自己一样可怜的女人——也要主动获得一点点存在感。然而她终究也是爱儿媳的,也更加爱继子,只不过这种爱被她扭曲的心灵所异化了,呈现出一种变态的形式。 [9]
韩念痕
在传统观念中,情妇往往是要被批判的妖妇,他们勾引男人,破坏家庭,罪大恶极。《陆犯焉识》中陆焉识的情人韩念痕也同样具备一些妖妇的特质,比如她被描述成一个“让男人变成色鬼的女人”,又如她“明明知道自己的笑是惹事的”,也还是对焉识笑了一下。然而这个“妖妇”把自己的情人职分履行得是如此无怨无悔、无欲无求,又不得不让人心生怜悯。和贤妻冯婉喻比起来,她身上多了许多现代女性的迷人气质:知性、独立、潇洒、能干。她丝毫不爱惜自己的名声,对陆焉识谎称自己和别人同居,哪怕他不承认她肚子里的孩子她也不在乎。这种让人猜不透的神秘气质深深地把他吸引住了。她的主意很大,“拿主意的过程却把你全蒙在鼓里”。她自己做主打掉了孩子,自己设法调动到了焉识所在的单位,自己动用各种关系和门路把焉识解救出了监狱,又自己主动结束了和焉识的情人关系,奔赴美国。和韩念痕比起来,陆焉识在这段情人关系中反而是有些被动的,仿佛开始和结束都由不得他似的,甚至他的生活起居和重获自由都要依赖着她。所以,情人形象韩念痕是整部作品中主体性意识最强的女性,然而她主体意识的彰显也依然遵循着一种伟大的奉献精神,心甘情愿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献出一切,哪怕落下破坏家庭的骂名。 [9]
冯丹珏
小说中陆焉识和冯婉喻的小女儿冯丹珏曾在科教片里面担任主角,后来成为出色的生物学博士,仕途顺畅,在爱情路上却毫无收获。人前是生物学者,人后是一个吸烟的酒鬼的她,最后只能嫁给一个市侩的男人。她和陆焉识无父女情可言,在接到逃犯陆焉识打来的电话时,她恳求陆焉识离开他们的生活,而当陆焉识被平反回家时,她为了房子将陆焉识拒之门外。
梁葫芦
梁葫芦是劳改营中的小劳改犯,因杀人而入营。梁葫芦之所以要杀人,是因为在那个全民都在挨饿,而且也确实有很多人都已经被饿死了的时代,他的母亲却居然背着孩子们,偷偷地与自己的姘头分享了一家人仅有的口粮——一个大白馍。为此,一时怒火中烧的梁葫芦不无残忍地杀死了这两个人。母亲的肚子里正怀着一个胎儿,“因此梁葫芦的卷宗里为他记下了三条人命的血债”。尽管事出有因,但一个小小少年,居然能够下手杀人,还是充分地暴露出了其人性中的恶。然而,作为死囚被关押到劳改营之后,一向拒绝承认自己有父母的梁葫芦,却近乎莫名其妙地显示出了对于陆焉识的深切依恋:“凶残的葫芦那双害火眼的眼睛总是给我祖父另一种目光。他‘老几老几’地叫着,可以把它做‘姥爷、大伯’听。”从精神分析学的角度来看,这种莫名的依恋所充分凸显出的,其实正是梁葫芦一种爱的缺失。如果把这样的细节与梁葫芦拒绝承认父母的细节联系在一起,很显然,陆焉识此处所扮演的角色,无疑就是梁葫芦那个缺位的父亲形象。正因为如此,所以,为了替陆焉识偷回那块白金的欧米茄手表,“惯偷”梁葫芦几乎被谢队长整了个半死。应该说,梁葫芦服刑三年来对于陆焉识的好,的确在很大程度上打动了陆焉识:“老几还说,梁葫芦这三年对他的好,值得他老几在剩下不长的余生里怀念。”然而,同样是这个梁葫芦,眼看着就要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的时候,居然成了陆焉识的出卖者,居然检举揭发陆焉识多年来一直在假装结巴。梁葫芦之所以如此,不过是试图以所谓的立功表现达到减刑保命的目的。但不管怎么说,这种出卖也只能被看作是人性恶的一种证明。事与愿违的是,虽然出卖了陆焉识,但梁葫芦却还是没有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这一切,“老几完全能理解梁葫芦的揭发。十八岁一条命快没了,什么都拉扯来保命,这有什么不好理解?他揭发了老几,把老几的麻烦招来了,可命也没保住,这就让老几黯然神伤了。”明明是梁葫芦出卖了自己,但陆焉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替最终没有能够达到保命目标的梁葫芦黯然神伤。如此一种描写方式,充分显示出的正是知识分子陆焉识其实更是作家严歌苓一种难能可贵的悲悯情怀。正所谓善中有恶,恶中有善,善恶交织,于恶中凸显善,在善中写出恶,一个颇有人性深度的少年杀人犯形象,就这样生动立体地出现在读者面前。
刘国栋
刘国栋因为长了一副好胡子,所以,一直被大家称作刘胡子。刘国栋本是上海一个警察分局的副局长,在上海解放前夕起义投诚,是上海解放的有功之臣。他的命运遭际,可以说,最具有反讽意味的悲剧色彩。1954年4月的一天,刘国栋接到上级命令,要他按照名单迅速抓捕一百四十六名反革命罪犯。尽管稍有迟疑,但刘国栋还是雷厉风行地执行上级命令,很快就把包括“我”祖父陆焉识在内的一百四十五名罪犯抓获归案。但第一百四十六名是谁呢?“刘国栋再看看手上的名单,说没错,是一百四十五个。北方人声音都没有抬高地说第一百四十六个是你自己。”一位指挥部下抓捕别人的人,大约根本想不到最后一个被抓捕者居然会是自己。借助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戏剧性一幕,严歌苓一方面凸显出了那个不正常时代的荒谬本质,另一方面也淋漓尽致地写出了刘国栋命运的乖谬吊诡色彩。遭受如此冤屈的刘国栋,自然百思不得其解,陷入到难以挣脱的精神困境之中。小说中这样描写:“他蹭到我祖父陆焉识身边,说他常读陆教授的文章。他还说,自己看上去是个武人,实际是个文人。跟我祖父装在一个车皮里是这一阵发生在他头上唯一公正些的事。”这段话,最值得注意的有两点。第一是对于公正的强调。这说明,自打被捕之后,一直纠结于刘国栋内心深处的一个问题,就是自己的命运遭际也实在太不公正了。明明对上海解放、对革命有功,结果却被当做反革命抓了起来。第二是强调自己的文人性格。文人者,知识分子也。作为文人,他的性格中必然会有好思多疑敏感的一面存在。惟其好思多疑且又敏感,所以才会对于自己的不公正遭遇始终耿耿于怀,以至于最后还是走上了自杀一途。很显然,小说中关于刘国栋与“我”祖父陆焉识的这段描写,实际上就为刘国栋最后的自杀行为提供了一个注脚。
文档免费下载使用说明:
1: 本站所有word ppt pdf文档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或WPS或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ZIP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学问文库文档现活动期间会员每日免费下载1次,其余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学问文库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仅对用户上传内容的表现方式做保护处理,对用户上传分享的文档内容本身不做任何修改或编辑,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网站声明|学问文库 ( 冀ICP备2021002572号 )|网站地图

GMT+8, 2022-12-2 16:45 , Processed in 0.034886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